顶翻东西经济学:缠中说禅经济学(八)

由于常识中惯于纠缠在意识、物质之类概念上,所以必须对这些概念进行一些分析,指出其中的可笑之处来。意识、物质之类概念,由于是能被人概念的概念,当然以人的存在为基础,也必然在人分别的基础逻辑之中。只有在这个基础上谈论意识、物质之类的概念,才有可能。抛开人的存在与分别,一切类似的意识、物质概念都渺不可得,甚至连抛开也必须以人的存在与分别为基础。

 

    有人可能要争辩,人的存在、分别必须以现实、客观为基础,物质第一,没有物质,哪里有人的存在。但所有能被人现实的现实、客观的客观,都是在人的存在、分别的前提下的,没有人的存在、分别,何来现实、客观?连臆测一个抛开人的存在、分别的现实、客观都是以人的存在、分别为基础,没有人的存在、分别,任何臆测都不能臆测!任何的谈论、假设、思维、实践、唯心、唯物等等,无不以人的存在与分别为基础。

 

   即使是诸如康德的自在之物等,无论假使自在之物等在与不在,可观察不可观察,都必须以人的存在与分别为基础。分别之于人的存在,是人不可逃脱的宿命,无论人如何折腾,依然在这个人的存在与分别的轮回宿命中。这里无所谓的无奈,因为连无奈也在这个人的存在与分别的宿命轮回中,这里添加一切都不增,拿去一切都不减,既不是永恒,也不是一瞬,因为时间的逻辑不过是一个添加的结构。同样,生灭成败,一切能被人理论、概念、客观、实践等等的东西,都不过是添加的结构,来者不增,去者不减。

 

   常识的概念都不过是常识逻辑的YY产物,但人的存在与分别既是YY也不是YY,因为无论是还不是YY,都不过是一种逻辑关系,都必须以人的存在与分别为基础。这里,一切二元对立、N元统一都既有又没有通常的逻辑可能,因为一切的逻辑都以这为前提。甚至连考虑人的不存在与不分别都必须以此为前提,到这里,万缘皆绝又生生不息。由于这和一般的常识概念有着太多的不同,所以必须逐步说来,至于能否真的体会了解,就看各位自己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