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: Commercial

阿加莎•克里斯蒂:侦探小说女王的一生(初稿)

2012年话剧《捕鼠器》60周年时圣马丁剧院的霓虹灯

2012年话剧《捕鼠器》60周年时圣马丁剧院的霓虹灯

撰文/Rinn

商业刊载:修改稿发表于厦门航空杂志2014年3月刊

非商业刊载:Amazon中国微信公众号,豆瓣一刻,新星出版社微信公众号

2012年11月18日,伦敦西区圣马丁剧院的演出计时器跳转到了25,000。与之相辉映的是戏院外墙所挂的红色霓虹灯,赫然跳跃着“阿加莎•克里斯蒂的捕鼠器,60周年”。《捕鼠器》是世界上演出场次最多、演出时间最长的话剧,而这已经不是其剧本作者阿加莎•克里斯蒂名下唯一的世界纪录了——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,阿加莎•克里斯蒂亦是世界上最畅销的小说家,可谓当之无愧的“侦探小说女王”。直到如今,她的诸多作品例如《无人生还》、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、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、《原告证人》等以及笔下的人物波洛和马普尔小姐仍让世人为之惊艳并津津乐道。而她的一生也可谓一波三折,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。那么,我们不妨回溯历史长河,来看看侦探小说女王传奇般的一生。

(more…)

在英国的侦探作家们

1932年侦探俱乐部晚宴,诸多英国著名推理小说作家皆有出席

1932年侦探俱乐部晚宴,诸多英国著名推理小说作家皆有出席

[英] 阿加莎•克里斯蒂
翻译/Rinn

商业刊载:《岁月·推理》2014年10月金刊

非商业刊载:新星出版社微信公众号、《城市画报》微信公众号

译者按
这是1945年阿加莎•克里斯蒂(阿婆)应英国信息部之邀写就的文章,1947年发表于俄国某杂志——此文的妙处就在这里,因为在异国发表,估计不会被同行知道,故阿婆写得相当 坦率。文章颇为有趣,也出现了很多你我皆熟悉的名字譬如柯南•道尔、塞耶斯、卡尔等,想必很多同好看了之后会会心一笑。最后也提及了阿婆对于侦探小说创作的观点,愿对正在奋战或想要奋战于中国原创推理小说的勇士们有所帮助。

(more…)

有情皆惜,无香何慊——推理悬疑犯罪类电影中的萝莉巡礼

1978年波姬•小丝《漂亮宝贝》剧照

1978年波姬•小丝《漂亮宝贝》剧照

撰文/Rinn

商业刊载:《岁月·推理》2013年1月银刊

1917年新奥尔良,12岁的紫罗兰跪在红色的垫子上被缓缓抬出,手中烟花绚烂,却不及她的眉目一半摄人心魄。桃色的唇紧闭,无只字片语,却已倾国倾城。这是波姬•小丝的成名作,1978年的《漂亮宝贝》构筑了一种不能以年龄判断的爱情。原本是大人身份的摄影师贝洛克有时像是孩子,而身为稚子的紫罗兰却散发着成熟的魅惑。这种超乎年龄的魅惑在《洛丽塔》中更是淋漓尽致,如果说紫罗兰仍带着一丝懵懂,14岁的少女洛丽塔相较就像一个恶魔,诱惑、挑逗、利用,成就了韩拔的“生命之光,欲念之火,罪恶与灵魂”。当然痴情的韩拔是这么说的,实际情况是手沾鲜血、万劫不复。该电影保受争议的原著——弗拉基米尔・纳博科夫的《洛丽塔》声名远播,书中的“洛—丽—塔:舌尖向上,分三步,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。洛。丽。塔。 ”成为经典。从此Lolita也就成为了15岁及以下少女的代名词。

之后Lolita ,简称Loli(萝莉)一词被日本动漫吸纳过去,于是睁着一副水汪汪的大眼,穿着装饰满蕾丝的蛋糕裙,外表楚楚可怜无害无邪的形象深入人心风靡至今。萝莉们的实际性格可能与外表大相径庭,天然脑残等属性司空见惯,黑化病娇也已成为家常便饭。这也不阻碍越来越多喜爱萝莉,甚至被称为萝莉控的人们前赴后继萌着心中的萝莉。就好像古时苏轼一句戏言将年轻女子比作海棠。海棠无香虽为人生一大恨,然“压倒群芳,天赋与、十分秾艳;娇嫩处、有情皆惜,无香何慊”,总是惹人怜爱。推理犯罪悬疑类电影自也不能免俗,以下列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电影,不妨一起来从中寻觅萝莉的踪迹。

(more…)

Page One 登“陆”记

Elite Cover

撰文/谢隽
采访/谢隽  Rinn

商业刊载:首席杂志2011年7月刊

2010年,新加坡享有盛誉的知名书店Page One在香港成功多年运营后登“陆”杭州万象城,2011年4月2日攻克首都北京国贸三期。这家新加坡的民营书店经由民间底层创业,一跃成为亚洲规模庞大的图书连锁公司,它的盈利模式背后潜藏着什么创业精神?它的登陆和运营会给大陆的传统图书行业带来如何的气象?它能否像跨过80,90年代种种危机那样在尘嚣直上的网络时代迎头逆浪,完成梦想?

(more…)